君子如玉笑面如风

随缘割腿(´(エ)`)






小学生文笔






如何让一个万年YY老腐女爱上一对bg




这次活动真是一言难尽,两位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去教导后辈“我们总想着把自己所有的阅历都塞给你们,但最后也只能在你们磕磕绊绊的路上搀扶一下,然后陪你们走到自己能够走下去为止”




  




两位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长辈了。可是又当两位料理起自己的事情,就像是一个莫比乌斯环,重复着千年来的执着,不禁让人感叹成长是无止境的,哪怕你是活了上千年的老东西。












平时看起来浪荡不羁又放纵自己的那位,在环境中甘愿被爱的人杀死,因为自己骗了对方。这只是自我麻痹的安慰罢了,但要知道,他唯一爱的人从来只有对方。(我没记错的话,他好像期间为了帮助雨师自己跑走过)




而另一位平时看起来是善解人意的大姐姐,但是面对爱人的幻影可以说是没有一丝犹豫。但最后还是沦陷在环境中,因为那份深藏心底深处未说出口的爱意。








但风雨令终究是一块的,连珠合璧,重云照,天光开。













太他妈尴尬了,真的。
全场开头一直追着我杀的那种,嘛毕竟我这名字/捂心口。
太能苟了懒得杀我/苟王,就把其他人先杀了,最后死活不杀我要把我抱到地下室抱了好久……话说你抱的时候旁边就是椅子啊喂!

玫瑰手杖,血赚

我们的孩子会很可爱(ooc)

乱写凑一堆,可能大概也许是……什么玩意我也不清楚你们自己品味吧(×)

蛇毒那里和最后一起看应该就懂了(哇我好过分好不负责×××)

君淑孩设,慎入


《没手儿子和没心爸爸》
演唱:君子剑/浮生剑

君:姐控儿子
浮:影帝爸爸
合:一对阳属性
快乐父子俩
君:儿子的眉头川字形(我姐呢)
浮:爸爸的双层蝴蝶结很骚气(哦~你们这群庸脂俗粉)
合:小公举牵不高兴走路不怕滑
浮:走呀走呀走 走走……
浮:转眼儿子……
君:就长大……
合:转眼儿子就长大……
无:自行代入





灵蛇:蛇毒要伐?蛇毒
浮生:gun





“姐姐、柳叶爹爹,那里有一个人。”

“小君你是在说哪里?这里除了我们没有人了呢”

“就是那个……腰上也有小玉靴的、头发卷卷的大哥哥……柳叶爹爹你不信我吗……”

“……”

“没有哦,柳叶爹爹怎么会不相信小君呢”
“那个大哥哥叫浮生”
“小君和小淑一定要记住他的名字”
“一定要记住……”












「柳叶,
我们的孩子要是出生了,
一定是很可爱的孩子吧。」

猫设,我好闲啊……
浮生性格脱线注意
柳叶略天然
被同学吐槽一点都不像他们(×××)

阅读顺序是▲←▼
都不想勾线了,以及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画什么……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ooc 画渣 雷点慎入


对不起各位爸爸们我画不出他们的好!花不出我理想中柳叶温文尔雅的帅气!画不出浮渣的那种看不起人的性情!跪
第二张右下角有缓苦剂,不过大概是没什么用了

可能就我吃钟老板和达尔酱的cp/暴风哭泣

今天你拐走先生了吗?


今天的东皇太一也要立志拐跑师父哦√


☆欧欧洗注意
☆什么组织啊法律啊都是瞎扯的
☆小学生文笔注意√


%1%



在这个人才横溢的时代,能够爬上顶端的人物都是怪物——这个概念似乎已经在人们的脑内定型了。

鬼谷子是百年难遇的天才,这点是毋庸置疑的。因此也被轻易的定义为“怪物”了。年仅19却已经成为了了世界闻名的生物学家,造就与著名奖项曾获无数。甚至当上了入考苛刻出名的自然学会院组织的副会长,年轻的他带着孤独一路拼搏才有了如今的成就。嗯,非常的孤独,连初恋都没有,老处男一个(划掉。)啊,不过这年轻的学者可能是太过于废寝忘食了,19近20的人了,居然矮的和初中生一样。

不过对于一位优秀的学者来说,当着他面说着话的人和面前的这只蚊子差不多。

“诶呦。真是的后辈”面前的男人露出的讥笑在满是积肉的脸上只剩下恶心,“你最近又在研究什么超出人类的怪物呵?”

一个明目张胆挑衅对手的蚊子。

“不知会长大人对前辈这种侵犯隐私的新爱好有什么见解呢?”

“我、我爸怎么看管你个怪胎什么事?!王禅你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个独行侠,是个连双亲的抛弃的怪胎!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个双旋螺的实验到底是……诶唉!你们做什么?我可是会长的儿子!你们干什么?喂!……”看着胖子被保安抬向远处,鬼谷子瞟了一眼便开始自顾自的继续工作。真如胖子所言,鬼谷子是个怪胎,连父母都抛弃,不过这就是后话了。

独行侠也并非没有挚友。鬼谷子的午饭通常要么不吃,要么叫助手带一份。这次助手带来午饭的同时身后还有个屁颠屁颠的小身影。

“卧槽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那个傻逼又来找你麻烦了?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他都被保安抬出去多少回了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个头甚至比鬼谷子还小的这位,是太乙,鬼谷子的同期。

“我觉得我应该给保安小费。”学者打趣到。

“那我们去勒索那胖子一笔给保安好了!……诶等等哪吒打我电话”太乙日常出着听起来并不是那么棒的主意,不过庆幸的是在鬼谷子没有训斥他前哪吒的电话救了他,“哪吒说要麻烦我们一件事。”

“哦?”/学者风范式挑眉/鬼谷子




~·~·~·~·~·~·~·~·~·~·






“就是这样,这个孩子失踪了。”杨戬一边整理着文案一边解释,“前段时间我们发现他父母死于非命,在家里被分尸了。

孩子的父母死法十分不人道,全身上下共有十来百道伤痕,有被解剖的痕迹,躯干各被切剁成四段,头颅被取下,同孩子失踪了。”
说到这里,杨戬还让哪吒比划了一下。
“能够将人体解剖分尸的凶器绝非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搬得动的东西……所以为了这孩子,我们必须尽快办案。”

鬼谷子看着荧屏上孩子的照片,棕褐色的头发把他承托的很是干净洁白,在紫蓝色的眼里他好像看见了新罗大海,脸上挂着的是大人无法做到的、纯洁的笑。

“可,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法医什么的不也找过了吗?”

“……因为在我们决定办案的时候,上面喝令停止这件案子……我们无法对这个孩子的生命坐视不管”杨戬抬手胡乱撸了一把哪吒的头发“而我们在现场发现了这个——你们组织的徽标。”

接过杨戬递来的徽标,不错,是真的。鬼谷子和太乙从来不会怀疑组织里是不是有变态,因为他们自身就是属于那种存在。

“因为上面的威严,我们只能联系你们秘密行动……当然,这是犯法的事,如果两位介意就……”

“那……”

“有什么介意的?救一个孩子罢了。”鬼谷子打断了太乙,独自决定了。

“我……唉,罢了罢了,反正干这行的犯事早晚得……”/学者没风范式无奈/太乙





%2%
“所以说,我们到底该干些什么?”太乙发现了华点。

“实际上,我们在现场同时发现了一些不属于这个家庭成员的体毛。经过DNA测试,这是属于你们会长的儿子王岜弹的”

“hhhh别提这个名字hhhh——唔咳咳!咳、咳wochhhhh……”假学者。

如果是那个胖子干的,那么上面会要求终止也不会奇怪了。毕竟后背什么的,确实是一种实力……

“太乙,你知不知道那胖子最近在忙的项目题材是什么?”

“好像是什么关于人体改造的,不过听说实验对象必须要符合年龄和体质,肯定很难找到适合的实验对象吧?”

“如果找到了呢?”

“哪会有普通人家乐意把家人当小白鼠啊……不会吧……”少来沉默的哪吒今天终于说话了。

“……杨戬,去把那孩子在医院里做过的检验单给我,最好把胖子的实验目的也去调查一下。”那个孩子,很危险。“太乙和我赶快回到组织,我们该去拜访一下别人了。”




~·~·~·~·~·~·~·~·~·~·





过程我给省略了,不会写也不想写。自个脑补。要不鬼谷子直接把东皇接回来得了。嗯。好主意(×



当鬼谷子第一次见到东皇太一时,完全没有照片里的笑颜。孩子阴沉的表情就如他的消逝的家庭一样灰暗了。他们家没有什么亲戚,所以他失了一切。

杨戬说小东皇会被送往福利院,可惜应该不会有人要接养他了。鬼谷子想起了曾经荧屏上那个纯洁的面庞,三思过后,决定收养这个无助的孩子。

“你叫东皇是吗?”

“……”

“以后你就是我的家人了,请好好相处哦。”

看着学者递来的手,孩子带着迷惘的眼神警惕的问到:“……我该称呼您为什么?”

“不要用敬称了,以后你就是我家的孩子了……嗯……叫我先生吧?当然不是敬称先生,是老师的意思。”

先生……老师……
东皇依旧迟疑了一会,然后握住了鬼谷子那骨节分明的手:“您……不,先生你会离开吗?”

“……不,不会,我会陪你的。”一向内向的学者把手放在东皇的头上,露出了少有的神情。他是知道这孩子经历了什么的,在昏暗不见光的实验室里,他被破膛开肚、一次又一次。他身边放着的是双亲的头颅,他亲眼看见他们是怎么被杀害,然后又看着凶手们把他们的头颅给打开。孩子的心早就丢了,在破膛开肚的时候亦或是失去什么的时候。

学者喜欢孩子,喜欢他们纯洁无暇的笑颜和心。他同时也讨厌,讨厌那些孩子失去了该有的一切。可能是同病相怜的缘故罢了,他想要给这个孩子爱,让他接受自己的人生。所以学者把自己仅有的温暖给了这孩子。

东皇一愣一愣的,想哭但是没哭出来。已经多久没这样和他说话了?上一个这样说的两个人……那这个人真的会陪他吗?他想要知道。已经不再想要失去了,孩子心里早就种下了占有的果实。他握住鬼谷子给的温暖,不让它们跑掉。

要是跑了,再抓回来不就可以了?

虽然不是同往日里天真的笑,但是东皇依旧微起了嘴角回到:“谢谢,先生”

过气表情包,突然的脑洞往往都是惊悚的,鲜明对比别人家的师父